顾kiss

九辫

李二彪✘佟小六

“掀了这红盖头,你就是他的人了,从此不论生死,不离不弃”
“哎,你这个小眼八叉的傻子,掀了这红盖头,你就是我的男人了,以后我护着你”
“我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,是离开,还是站在我身边,你好好选择”



之所以这么短,我就是想说一句,我想写虐文了😏

《角儿》

(补发,文笔渣但不接受批评)
“听说了吗?张老板委身杨家大少爷了”
“听说是杨家大少爷百般讨好才换得张老板一夜”
“你们说的都不对,听说是张老板的师妹为了救张老板,将自己卖给了杨家大少爷,奈何杨家大少爷早早就惦记上了张老板,赎了张老板之后,张老板为了将小师妹换回来,这才答应的杨家大少爷”
“能得杨家大少爷青睐,那张老板得是何等风姿”
“我曾偷偷望过一眼,那身段,若为娼妓,无妨”
戏子名角儿,不过赏玩之物。
“这才是今生难预料 不想团圆在今朝 回首繁华如梦渺,残生一线付惊涛。柳暗花明休啼笑,善果心花可自豪。种富得富如此报,愧我当初赠木桃。”一把折扇在手,道尽倾城模样。
张筱春生得俏模样,能得青楼名妓罗月月倒贴其身,自是清高气傲,偏偏在这红罗帐里荡尽风流,那床上娇媚的人衣衫不整,故意露出的肩膀,那伸手一勾,便勾走了杨九郎的魂。
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”红罗帐中身影纠缠,至是人间一等好事。
张筱春自小体弱,十指不沾阳春水,唯有这唱戏之事甚得他心,得巧祖师爷赏饭吃,赐了一副好嗓子,台上婉转莺啼的嗓子如今用在这红罗帐中更是一番淫靡不堪,杨九郎暗暗想着,台上这众星捧月仙一样的角儿,现在就委身在他的身下,余力之下抱紧张筱春,在他迷迷糊糊之际说道“没想到张老板床上功夫竟如此好,就是死在你身上也值了”张筱春自嘲“玳瑁宴中怀里醉,芙蓉帐里奈君何”杨九郎在他耳边轻言“我杨九郎放在心尖上的人谁也不能糟践”
张筱春再好的狐媚功夫,也抵不过自己身娇体弱,在昏倒之际搂住杨九郎的脖子轻轻道“过完今夜,你放了我小师妹,我也与你杨少爷再无关系”
红烛断,月儿羞。
听说第二天张老板的小师妹就被放了,只是这张老板自从进了杨府,便再没出来过,小师妹只得独自一人回了北平,后来杨府大少爷娶亲,娶的就是那张筱春张老板。
后来再听得,便是举案齐眉,恩爱如初的字眼。
“张老板好身段”
“如何形容”
“弄笔偎人久,描花试手初。等闲妨了绣工夫,笑问:双鸳鸯字怎生书?”
“小眼八叉的不要脸”

角儿

循环播放《本色》这首歌的产物

“听说了吗?张老板委身杨家大少爷了”
“听说是杨家大少爷百般讨好才换得张老板一夜”
“你们说的都不对,听说是张老板的师妹为了救张老板,将自己卖给了杨家大少爷,奈何杨家大少爷早早就惦记上了张老板,赎了张老板之后,张老板为了将小师妹换回来,这才答应的杨家大少爷”
“能得杨家大少爷青睐,那张老板得是何等风姿”
“我曾偷偷望过一眼,那身段,若为娼妓,无妨”
戏子名角儿,不过赏玩之物。
“这才是今生难预料 不想团圆在今朝 回首繁华如梦渺,残生一线付惊涛。柳暗花明休啼笑,善果心花可自豪。种富得富如此报,愧我当初赠木桃。”一把折扇在手,道尽倾城模样。

张筱春生得俏模样,能得青楼名妓罗月月倒贴其身,自是清高气傲,偏偏在这红罗帐里荡尽风流,那床上娇媚的人衣衫不整,故意露出的肩膀,那伸手一勾,便勾走了杨九郎的魂。
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”红罗帐中身影纠缠,至是人间一等好事。






其实后面还有但是后面写的不尽人意,就不发了,后面的自行想象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我觉得这就是糖!!!

有点甜


(其实不甜,半夜睡不着随便写而已)
秦风和唐仁谈恋爱了,在秦风的死缠烂打和那炽热的目光下,唐仁答应了,心想老秦长的又高又帅是便宜自己了。
刚开始的情侣谈恋爱应该是最甜的,更何况秦风还是个痴汉,看唐仁的眼神仿佛能看出好多朵花来,那小眼神宠溺的,能溺死人,围观群众表示自己的铝合金眼已瞎。
戴上墨镜的Kiko表示:真是没眼看啊,当初还以为这秦风是个根红苗正的好少年呢?跟他说立刻有都能反应迟钝,现在居然这么的……痴汉。
来自陈英警官:怎么,小黑客,是不是对秦风旧情复燃了(傲娇)。
Kiko:哪能啊小英英我最喜欢你了。
来自唐仁好兄弟的坤泰表示:我滴唐~仁~啊~,咋就便宜那个小白脸了呢?这怎么说我比那个小白脸成熟啊,要上也该我上啊,(秦风一记刀眼)这醋味咋这大呢?我不说了还不中吗?唐仁呐,你要好好滴呀。
唐仁:泰哥,还是你对我好。
秦风:小小唐,以后有我对对你好。
宋义:天干物燥,情侣辣眼,要戴上眼镜,方能避难。
黄来登:你怎么不戴。
宋义:你瞎呀,没看到我已经瞎了。
秦风本人表示:有有那么夸夸张吗?我和小小唐不就拉拉小手,亲小嘴,抱抱一抱,晚晚上身体力力行而已吗?至至于吗?
宋义:没说至于呀,但是你要充分的考虑到我们这群单身狗的生命安全呐,关爱单身狗,人人有责。
秦风冲宋义扬起一个灿烂而又好看的笑:是是这样啊。
Kiko:我怎么感觉事情不对啊。
宋义:我感觉,有点危险。
秦风搂起唐仁就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,回过头来对着kiko一干人等说:嗯,我家小小唐真甜。
众人猝。

秦唐

秦唐cp之汗蒸
(这是今天去汗蒸的时候突然想起的梗,写的不好请原谅,其实后面想写车,但是我……真的不会写,等我以后再补上)
唐仁和秦风的关系是在跟唐仁去东京之前确认的,那天唐仁带着秦风去汗蒸,说是要去一去在美国惹上的晦气,两个人洗好了找了个小包间躺着,随着包间温度越来越高,秦风有些受不了了,他受不了太热的气氛,转过头看看唐仁发现唐仁闭着眼竟然很享受,大概是习惯了吧,他看着平时有些黑的唐仁此时还是很可爱的,他待唐仁还是同待别人不同的,就像有时看着唐仁带着宠溺的神色,就像破案被通缉总是护着唐仁,他知道他爱上唐仁了,他也想把这份荒唐的爱藏在心底,但是如今他要改变主意了。
心底的欲望随时都会翻涌而起,宋义那句“你是神还是兽”彻底换醒了秦风,他本是神,因为唐仁,他变成了兽。
他问唐仁:“你感觉我,我怎么样?”
唐仁享受着回答:“很好啊老秦”
他又问:“我身材好,好不好”
唐仁回答:“好”
他问:“我颜值好不好”
唐仁回答:“好”
他问:“我对你好,好不好”
唐仁回答:“好”
他问:“我,我做你男,男朋友好不好”
唐仁回答:“好”
等等……好像有什么不妥之处,我刚刚是不是说错话了。
唐仁反应过来的时候秦风已经起身锁好了门,他的脸上又扬起阳光的笑容,对着唐仁说:“小唐,男,男朋友有该,该做的事。”

秦唐

秦唐cp

(胡乱写的也不知道写的啥,我感觉我要黑化秦风了,文章若有得罪请原谅,写的不像请原谅,写的不好请原谅,毕竟我好久没写过了)


秦风知道自己喜欢上唐仁的时候,心里是懵逼的,他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喜欢上唐仁那个不靠谱又邋遢的家伙,他也不知道自己每次看向唐仁的时候那双眼睛有多宠溺,明知道危险却还是愿意把唐仁护在身后,若说青春疯狂,那他喜欢自己的舅舅岂不是荒唐,虽然是表的。
“秦风,你是神还是兽”,这是宋义问秦风的一个问题,秦风到现在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宋义提出的这个问题,他本就是天才,他该是神,救赎别人的神,可神也有陷入迷茫的时候,神也需要被救赎,而能救赎秦风的人,就是能把秦风变成兽的唐仁。
此时的唐仁正和陈英警官不舍告别,秦风看着唐仁,看出了可爱的味道,他实在太喜欢唐仁了,喜欢到不能忽略掉唐仁去碰别的女人,脑海里的声音在告诉他:唐仁是他的,谁也夺不走。
秦风快步走到唐仁身边,伸出手握紧唐仁的左手臂,脸上皮笑肉不笑的对陈英警官说:“不好意思陈警官,我们马上要赶不上飞机了,先走一步了,后会有期。”说完便拉着唐仁扭过头就走,唐仁一边挣扎一边吵:“老秦,这离登机还有时间呢?我的陈警官我还没泡到,你今天怎么回事。”